Wave

子博。
随便写写。

君の名前

成为一个勇敢的人。


我一直以为是泷付出的更多,直到影片的后半我才发现我错了。如果不是三叶的勇敢,如果没有三年前三叶独自乘车去东京见那个不知道在哪里,不知道何处寻找,只是在梦里出现过的泷,那么命运的齿轮将会发生朝另一方向转动。正是他们的勇敢与坚定,就算神灵使他们忘记了之前的相遇,就连彼此的名字也想不起来,但是他们最后没有错过。看到他们彼此回头时候热泪盈眶。


这种感觉和秒五不同,秒五里明里和贵树终是错过了,纵使之前有那么多的坚持与等待,最后还是败给了距离。虽然秒五的BE给我的感觉是更真实的,但还是一再被君名所打动。泷在三叶手上写下的すきだ完整的穿越时空传递给了三叶。我喜欢你。如果我写下自己的名字的话肯定会消失的吧,就算没有消失你知道的也只是我的名字罢了,而这份感情我必须得传递给你。也正是有了双方的这份爱恋才让故事有了圆满结局。这里的すきだ有人说反过来读是たきす,相当于是泷的名字。我觉得是很牵强的说法,但不得不说处理的很巧妙,非常感动。


很多人看到岩井俊二新作电影说,那年和你一起看你的名字的那个人还在吗。这个问题问的非常中二,没想到还依然占着热评。如果不是真心相爱的人,就算看了一场感人的电影,最后也不会在一起的吧。可能会有人头脑发热,一时冲动,回过头来发现并没有那么喜欢一个人。我没有谈过恋爱也并不准备谈恋爱。在人世间妄图寻找有趣的灵魂,习惯性的用肉眼观察人类,也算是我的乐趣之一。我照样看恋爱电影,照样看少女漫画,但这并不影响我转过身面对现实时一个人就好的心情。两个人也许不错,但不牵强也不将就。有趣的灵魂千千万万,能和你志趣相投的只是零星几个罢了,我还没有遇到。


生日礼物

由于快递投递错误的原因,本该9号到的包裹今天才收到。我哥送了礼物给我。

 

我这个哥哥算是我的总角之好,家离的明明不近,却像是个邻居家的哥哥一样照顾我。我小时候的记性不好,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就记得以前在他家那边玩捉迷藏,还有和他下围棋这两件事了,其他更多的,都变成不需要的记忆玻璃球滚进了黑洞里。他说,还记得以前的小伙伴吗。然后就给我一个个列举人名,我只能回复他,对不起,我都记不得了。


我和他明明都有自己的青梅竹马,结果经过岁月的打磨,只剩下我们两个还联系着。他总说想回去看看,看看以前的那些山,那些水,以及以前生活过的地方。旧房子上的裂痕他都觉得是记忆。非常恋旧的一个人。之前他和我另外一个与我同年的哥哥回去看了一下,他回来之后遗憾的和我说,以前的房子很多都拆掉了,现在也没有人住了。他该是很难过的吧。

 

今天收到了他的礼物。他在消息上和我说,给你写了封小信以表心意。我真的以为他就寄了信来。我和我哥哥互相寄信已经有几年了,写信的件数却一只手就可以算的过来。邮寄过程慢是一个原因,再加之在校收信不方便,深怕写的信不小心就丢了,那载着思念与寄托的小信就不知道在哪个瞬间被刮进了臭水沟,再也到达不到等待的那个人手中。我很怕丢信。信件在运输途中还没有到达他手里,我就会心念念的想不会是丢了吧。秒五里面,贵树写给明里的信在暴风雪中丢失了,再也找不回来。直到最后,与明里擦肩而过。这些事情联系起来又好像不是偶然,明明相遇只有亿万分之一的概率,却还是错过了。感谢他找到了我。自此我们可以相互依偎取暖,出门在外还能有个像家一样的容身处。

 

我拆开包裹,看到厚厚一叠装在信封里,摸起来底下硬硬的,我以为他顺便寄了点明信片,底下是印章。我打开来一看,先看见了信,然后就是他去美国照的相片,每一张的背后都有解说,最底下的赫然摆着的是一支口红。香奈儿的口红。我鼻子一发酸,眼泪就跟着掉下来了。我第一次收到这么贵重的东西。我自己都不舍得买那么贵的口红。我妈妈工作很辛苦,我要完成学业要读八年的书,一直都是她养着我,我不想花她的钱。现在我看着这支贵重的,给我冠礼的年纪送的礼物,静静躺在我手上,黑色的包装,像前段时间吃的瑞典巧克力上的烫金字,我就感觉我的胸腔里心脏在突突的跳。我不值得。我是个烂人。我这么凉薄的人不值得你这样啊。我忍不住,一个人在房间里大哭。

 

我是个很慢热的人,我和任何人交往都很温和,但不代表我卸下了防备。真正走进我内心的没有几个。因为我敏感,占有欲强,不动声色。伪装的很好。我害怕失去所以宁愿没有。我是个烂人。我哥总是先联系我,我才回复他。他过生日的时候我甚至没有记住他生日的日子,还是临时想起来查了一下才送给他生日祝福。他二十岁的时候我也只是简短的回了讯息。他那么好。他愿意先迈开一步带着我走,不管我有没有跟上,他就在那里等我,就像小时候下棋时总让我先攻,他防一样。很庆幸认识了他,让我的生命中有这样一个哥哥让我成长。所以,明天去买些漂亮的信纸吧,好好写封信给他,祝友谊长存。


妈妈的留言本

收拾东西的时候看到了妈妈的留言本,上面都是她的同学给她的留言,我看过之后不禁潸然泪下。这不是我第一次看那个小本子,之前还看过两次,每次看的时候都忍不住想哭。那里面藏着的是母亲的青春年华,我打开它时就好像坐上了时光机,一晃就回到了三十年前。

 

那时候没有电脑,没有手机,连电视都只能一群人挤到一个人家看。母亲还是初中生,朝气蓬勃,奋发向上。分别时她的同学写到:

“友,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离别的滋味成这样凄凉,这一刻忽然间我察觉自己好像一只迷途的羔羊,不知道应该回头,在不知不觉中泪已成行。我说过我不会哭,我说过我为你祝福,这时候我已经没有主张。虽然我知道在离别的时候是很痛苦的,到今天才知道说一声‘再见’需多少坚强,我想要忍住眼泪却不能忍住悲伤,在不知不觉中泪已成行。”

 

“学友,在即将分别的日子里我不知道怎样来表达自己的心情,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在上次谈话中,我深深的认识了前途的美好,你给我春天般的温暖,鼓励我,体贴我,促进我,使我鼓起勇气去迎接新的战斗——统考。在此我衷心的感谢你,虽然我们不是同班同学,友谊却似海洋那么深。”

 

“清香,我真羡慕你。因为你的朋友都在你小小的日记本上为你写上了赠言,你已经尊重了友谊。你的成绩已经超过了你的朋友,你已经展翅腾飞。“

 

”清香,一想起分别二字,我的眼泪就会不知不觉地流出来。自从我们认识到现在才三年,三年时间对我来说是很短的,想起我们一块儿说笑的时候,想起我们在一起学习的时候,想起我们为一道题而争论的时候,为什么都过去了,我恨时间过的太快了,太快了。还记得我们同桌的时候吗?你给了我一个美好的印象,你那勤奋学习的精神使人佩服。我已收到了你的帮助。友,既然要分别,也不要感到痛苦。我们认识的时候是高兴,现在我们分别也应该高兴。“

 

那个年代没有手机,分别可能就就是永别。她的有些同学初中之后就再没见过,别离实在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情。那时候的感情是多么的真实,发自肺腑,没有一丝的虚假可言。真是羡慕那时的人!现在由于科技发达了,再也不会有以前的那么真实了,所有人都带着面具,虽然与你只一肩之隔,心却与你隔着千山万水。见面也就是各玩各的手机,相顾无言。有句话说的好相见不如怀念。有些人错过了,就再也不需要回头去找了,就像是珍贵的宝物,再怎么找也是找不回来的了。英文中有个单词“miss”,它的意思很简单,初中的时候我们知道它叫做想念,高中的时候我们知道它还有另一个名字,叫错过。想念即是错过。所以我同学聚会什么的我从来没有去过,就连高考后的散伙饭也没有去。去了又有什么感情可言呢,不过是为了添个人数罢了,还免得使自己不痛快。

 

留言本里夹着一些同学的照片,看到照片我似乎能看到他们的音容笑貌,他们的谈吐气息,以及他们写留言时候笔尖的颤动,心中的不舍。很感动我的妈妈曾经有过一群这么好的同学,在她短暂的学习生涯里面熠熠生光。他们都以为我妈妈会去到镇上最好的高中,可是我妈妈为了哥哥读大学的学费甘愿去石头堆里打工。这需要多大的觉悟啊。我的母亲就这样单枪匹马的一个人远出去打工,扛起了这个家,她才十五岁。我的外公身体一直不好,后来得肺癌去世了,我只在1岁的时候见过他,之后再没见过了。对于外公我是生疏的,我不曾记得他长的什么样,说话是什么语气,只能从母亲的描述中缓缓猜测这个挑起家里大山的男人。外公每年只回来一次,下雨天打雷还惦记着家里的猪,非常的节俭。从母亲的只言片语中我觉得她是幸福的,在曾经那么多的记忆中她只摘取好的保存下来,那些苦难的日子都已经飞到银河系外,不复存在。虽然我知道,苦难带来的伤痕哪有那么容易抹去,只是母亲愿意去淡忘,她做出了无悔的选择。

 

我为我的母亲感到骄傲。我想我应该负担起这个重任,将母亲身上的星星之火继续传承下去。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今天考试了。考试的时候两个选择纠结之下还是写错了。我好像一直都不是那么的幸运,尤其是考试的时候,二选一几乎就没对过。

回来的时候看到地上有几只麻雀在食米糠,褐色的毛像板栗壳,又有点像蹭到了树皮上白灰粉的松果。我走近时它们并不怕我,依旧在啄食。只有一只鸟在抬头观望,它一直都没有找到可以吃的米粒。其他两只鸟都有地上残留的米糠,它却没有。我就像这只找不到食物的麻雀,最不幸运的那只。

俗话说,上帝给你关上了一扇门,会为你开一扇窗。而我窗门紧闭,我只有化蛹为蝶,亦或是修得一番本事穿墙而出。最后结果都是一样的。也正是如此我才会有更多的思考,而不会像井底之蛙,只局限于自己头顶的那片天,丝毫不知道世界有多大。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逆向思维我认为是很有必要的,就像看悬疑小说一样,杀手总是伪装的最好的那个,你认为最不可能的那个。但就是这些流露出的蛛丝马迹拼凑的碎片,才解开紧紧缠绕的谜团。

我想到了密室逃脱。也许上帝只是在和你捉游戏而已。你可以选择生存,亦或是毁灭。

所以当你发现自己最倒霉的时候想想吧,付出更多的努力也可以达到一样的效果,世上没有简单二字,只是谁选的路有更多的泥巴罢了。

我的朋友很少

听说今天高考录取的一本线出了。本来我是不关注这个事情的,走在路上听见小姑娘说唉唉,我们学校今年录取分数好像又更高了。回到寝室听见室友打电话,妈,今年二本线和一本线差了多少多少分。就连我去天台上想静静吹凉风的时候,也听见两个上来收衣服的女孩说今年高考的英语卷子好难,都能考六级的难度了。我真是想要堵住耳朵不听,这些声音也源源不断的传入我的大脑,躲也躲不掉。

我总是不愿意再提起我的高考,在它面前,我恍如一个在擂台上倒地的圆桌骑士,第一关就被打败了,给我贴上了一个失败者的标签。周围的人冷眼相看,一点也不稀奇失败者的遭遇,好像他们已经可以提前预测了一样。在高考这个千万人过独木桥中我没能抢先到达彼岸。

说来非常的惭愧,我的母亲为我付出了很多,尤其在高三的时候风雨无阻的接送我上下学。风里来雨里去,衰老了她的容颜,却没能泯灭她的信心。她总是和别人说我有多么的出色,可是我却什么也没能做到。高考出成绩的时候,她还安抚我叫我不要心急,她帮我查到了成绩会立刻告诉我的。她把最难承受的事情扛在了肩上,让我躲在她的庇护伞下乘凉,一直以来都是。成绩实际上是我自己先查到的,看到低低的分数,我麻木了,坐在电脑前发呆。我该怎么告诉她这个事情,她如何接受,我不知所措。打开好友消息的对话框,想敲字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头。我关了电脑,趴在床上,眼泪不可遏制的流了下来。其实我在考场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会是这种结果了,考试的时候我提不起劲,思维混乱,感觉自己已经被考试拒之在外了,不想考了。现在想想,哪有什么考试拒绝人的,其实是我自己在拒绝自己。拒绝承认不完美的自己。

高中入学的时候,我想让自己变得活泼开朗,因为我性格比较内向,想弥补这一缺陷,然后我尽力去做了。我想找个朋友,很简单的那种,每天一起去上课间操,一起玩,就和你最亲密的那种。那时候班上所有人都互相不认识,大家都是先和同桌熟络起来的,所以我也想和我的同桌发展一下。结果上课间操的时候她理也不理我就和另外一个同学走了,后来我才知道她们是一个宿舍的。我那个时候就感到了深深的被抛弃感。

我初中也有过一个好朋友,我们还一起约好去哪里玩什么的,结果什么也没实现。她和另外一个女生好了。别人都说她伤害了我。毕业之后她在我们一起建的二人贴吧里结贴的时候说我是个粉红色的水晶兔子,意思就是只能看摸不得呗。碰了就碎了。我在下面留言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之类很矫情的话,我现在已经记不太清了,反正就是坚持老好人做到底。现在回忆起来我真是胃酸都要吐出来了,我不是什么圣人,什么祝你好我就好之类的,真是虚伪至极,我可是巴不得你们快点分手才好。高中的时候我看到那段自己的留言恶心到不行,用吧主的权限把之前的帖子删了个精光。

没过多久我又搬来了一个新同桌,从隔壁的组里面坐到我旁边来。隔壁的组每次都很欢乐,老师安排了新的座位就不再是四人一座了改成三人一座,隔壁的欢乐成员就拆开了。我对新来的同桌不怎么在意,就是你爱怎么说怎么说,不关我的事就不管的那种。自从那次同桌事件开始我就对朋友这件事丧失了信心,变得不太爱说话了,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班主任为此还找我谈过话,意思是希望我多和别人交流。班主任那时对我真是费劲了心思,我却没能回应她。第一个同桌是入学时候我们班的第一名,后来的同桌性格活泼开朗。想必是想让我提高成绩又能和大家打成一片。
很感谢她,也有愧于她。

高中座位斜前方的女生很喜欢我,我之前教会了她数学题,她的女伴一不在身边就和我一块儿。我知道先入为主,所以也只做回应,不强求在一起。
陆陆续续大家都有好朋友了,我还只身一人,我已经不抱什么念想了。成绩平平,和入学时候比起来退步了不少。我有目标,却不相信自己,没动力,每天过的浑浑噩噩。

接着文理分科。带我的班主任离开了我带了文科班,换了新的班主任。我很讨厌她。高二是噩梦的开端,我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人格有点扭曲了。在学校抬不起头,在家又和父母吵架。感觉自己一度差点患上抑郁。幸亏我的母亲是那样的包容我支持我,我才一路走了过来。到了高三,我的成绩略有起色,可是后期我自己放弃了,晚上不学习只看小说,而且还是随便搜的网络小说。我只是不想学习,沉浸在小说和和美美的氛围中,只有那个时候我忘记了自己的使命,自己是开心的。

不好的结果如期而至。家里人为了我的专业和学校吵得不可开交,都想让我选个好职业。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默默的哭,那段时间特别敏感,连听歌都会流泪。学校和专业这种事情随着提交日期的逼近,也在雾中逐渐明朗了起来。我父亲是很不放心我学医的,因为我的坚持最后放手了。他说,我就这么一个女儿,让她学医我舍不得。我才体会到,和我高中吵了无数次架的男人有多爱我,他有多爱我。

录取结果出来的时候我母亲是很高兴的,我的分数刚刚好就是我那个专业的录取线,少一分也不行。我母亲说,我一辈子做了这么多好事,一定会有善报的。我被录取了,就是她最高兴的事情。我母亲是很想我学医的,她年轻的时候想当护士也去过医院工作,但是自学医学没能看懂,最后不了了之。不是说她的梦成了我的梦,只是恰好她的梦就是我的梦。我从初二就想学医,把学医当成我的救赎。给病人疗伤的时候其实也是在治疗我内心的伤痛,看着他们的病情慢慢好转,我的那些伤痛也逐渐消失在银河系外了。

高中是我最不愿提起的回忆。现在我把我的伤口血淋淋的揭开,并未感到疼痛,也许是我释然了。现在的我真正作为成年人,迅速的成长起来。

现在我的朋友仍然很少,孤单却不孤独。

                                                              
                                    写于6月24日凌晨1点

我最害怕的不过是眼睁睁看着时间逝去,自己却无能为力。

What's your color?

天阴阴的,一直没有放晴,看来是我之前猜错了。阴阴的下着软绵绵的雨,让建筑物都蒙上一层低调的灰色,色彩一点也不鲜明。如果世界是有颜色的,你是什么色?

要我选择的话,我应该是蓝色的。

红色太耀眼,太鲜明。我很少穿红色的衣服,红色饱和度太高,站在人群中一眼即可看出。我不是一个喜欢出风头的人,处事也喜欢低调为主,眼低手高,但切不可妄自菲薄。我一直相信只有沉的住气的人才能成就一番事业。

我从初中开始就喜欢黑白灰,这种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过时的颜色。我妈妈不让我穿黑色的衣服,她说你那么瘦穿黑色就只看得见骨头架子了,所以我到现在也没有穿过几件黑色的衣服。我有时候也会想,要能有黑色的衣服多好,那么帅气,耳朵上戴着酷酷的耳钉,一头利索的短发别在耳后,骑着机车消失在街道尽头,带起一地的灰尘。年少轻狂。低音耳机里响着爆炸式的摇滚乐,和夕阳下发黄的城镇一起,在我的世界里炸裂,风景逐渐模糊不清。这也就只能想想,毕竟我既没有属于自己的机车,也没有生活在旧伦敦一样的城市。我上学的每一天都是三点一线,做着一个好学生的模范,这种不羁的像不良少女一样的日子注定是与我无缘。于是它像旧胶卷一样在我的脑海里褪了色,逐渐被我忘却了。

十八世纪的伦敦是灰色的,长期的阴雨连绵,又是温带海洋性气候,不免让伦敦染上了落水的颜色。像乌镇四月的雨。但要我选择中性灰来代表自己又不免显得沉闷。我本身不是很喜欢这种细细的小雨,下的薄薄一层,不知道要不要撑伞。撑伞吧,路上都没什么人撑伞,不撑吧昨天才洗过的头。倒是喜欢这种暴风骤雨,电闪雷鸣,冲走了夏日的热气,带来了夜间的清爽。忽然想起言叶之庭里七月的雨,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你在此;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即使天无雨,我亦留此地。因为一个人爱上了雨季,却又因为一个人不再期盼雨的到来。可能雨都是比较悲伤的吧。雨水冲不走的是思念,带不来的是爱恋。

白色很好。家里装修墙壁用的是白色,书本印刷用的是白色。白色是一种包罗万象的颜色,什么东西不好上色都用白色作为打底,这样就能显现各种色彩了。这种和任何人都能相处的好的,反正不是我。世界上总有人喜欢你,总有人不喜欢你,我要为了这些喜欢我的人活下去,而不是想方设法的让这些不喜欢我的人喜欢我。初中以前我总是希望成为所以人都喜欢的人,后来我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开始接触了世界,已经不是一张白纸了,没办法再和所有人融为一色了。于是我开始做浩瀚宇宙中自己的一颗星球,努力的让它发着光。虽然微弱,但是总有人会爱上我的星球。然而我万万是不敢发白光的,白光里面藏着彩虹,我做不到。

世界上很多色彩,黄的绿的橙的紫的,要是用水粉混色的话,各种各样的色系多到我数不过来,有的甚至叫不出名字。我的颜色一定要是我认识的,大众的。所以我想到蓝色。

我的毛巾是蓝色的,我的水杯是蓝色的,连我的球鞋也是蓝色的。在所有女生开始喜欢粉红色的时候,我开始喜欢蓝色。蓝色的水晶球,按下开关的同时,里面的世界刮起了暴风雪。雪花飞舞,在一片蓝色的世界里,真是好看。小时候看着这种水晶球很动心,可是又舍不得花钱买,看看就满足了。也许正是印证了那句话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它还能活在我的记忆里这就够了。这种蓝色给我的印象,像天空像大海。琢磨不透,却又令人念念不忘。我喜欢这种神秘一般的感觉,就像别人都觉得你低到尘埃里去了,你却像金子一样发着光。

我的母亲当年自学成才,参加自学考试高等数学是县里的第一名。其他的一些读过书的叔叔阿姨都没有考过我母亲。那时候我刚出生,我母亲白天带我,晚上哄我睡了才开始看书,看书看到下半夜才睡。别人都觉得我妈妈考试只是说着玩的,毕竟她只有初中的文凭,连高中都没有读过。在别人惊讶到你什么时候学习的怎么考的分数这么高,我的母亲只是轻描淡写。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我的母亲在讲给我听她的过往时,我震撼的同时,也深深察觉到我的性子也是随了她。兴许我们都是水象星座的原因。虽然我不是很信星座一类的,但不得不说这种看似很玄学的东西有的时候也很神奇。水一般的波澜不惊,风平浪静。小的时候我觉得我的母亲的大海就是我的整个世界,现在我在她的那片海域扬帆起航,在她的注视下变得更加的沉稳与坚毅。

如果我有颜色,我要变成蓝色的,里面不停的冒着气泡,装满了思念,承载着希望。

六月的雨

突然就下雨了。没有任何征兆的。雨水从天空倒下,哗的一声,我才意识到雨来了。跑到窗户边一看,雨水潮湿的气味随风直接袭向了我,清清凉凉,这才让我有了夏天的感觉。风的感觉像是站在车轨黄线开外,特快列车瞬间冲来,带动了我的头发,还没准备好,它就来了。下边漆黑一片,没有灯,雨的形态也看不见,不知是谁洒了墨汁在画布上,也不急着抢救。要是这个时候有烟花看就好了,还能制造雷电的打鼓声。烟花炸开的瞬间,天空照的透亮,能看见尼龙线一般粗的雨滴密密的连成片。

我看不见雨,只能想象它是如何急急的赶到我的城市里来的。大概是要出梅了。之前的天气,早上出太阳,下午下小雨,不痛不痒的下,有时下十分钟有时下半个小时,下了雨没多久太阳又出来了,好像商量好了似的轮流换着班,保持着这里炎热的天气。好不痛快。现在的温度总算是降到30度以下了,晚上可以睡个好觉了。没准还能做个梦,梅子黄时,坐在梅子树下吃梅子,酸溜溜的。

雨落地的声音像是在炸虾,下热油锅时哗啦哗啦的,还有雨流进下水道口,下水道口来不及接应的咕噜咕噜声,炸虾的时候油面上冒起了泡,呲啦呲啦,虾快要熟了。声音好像。想起一种叫通感症的精神病,说是想到什么就能感觉到食物的味道,世界都是有颜色有气味的。没准现在真能尝到炸虾的鲜味,可惜雨水是咸的,我尝到的就只有眼泪的味道。不如吃个腌制好了的咸鸭蛋,咸咸的,筷子戳下去还有红油冒出,拌稀饭倒是挺好吃。咸鸭蛋要选青壳的,淡淡的草木绿,用水彩晕开了的朦胧的烟雨色。

不知不觉雨下了两个小时还没停,时大时小,地上早已是汪洋一片了。大概明天会是个艳阳天。

私、どうして生きてるんですか。

痴心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