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ve

子博。
随便写写。

What's your color?

天阴阴的,一直没有放晴,看来是我之前猜错了。阴阴的下着软绵绵的雨,让建筑物都蒙上一层低调的灰色,色彩一点也不鲜明。如果世界是有颜色的,你是什么色?

要我选择的话,我应该是蓝色的。

红色太耀眼,太鲜明。我很少穿红色的衣服,红色饱和度太高,站在人群中一眼即可看出。我不是一个喜欢出风头的人,处事也喜欢低调为主,眼低手高,但切不可妄自菲薄。我一直相信只有沉的住气的人才能成就一番事业。

我从初中开始就喜欢黑白灰,这种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过时的颜色。我妈妈不让我穿黑色的衣服,她说你那么瘦穿黑色就只看得见骨头架子了,所以我到现在也没有穿过几件黑色的衣服。我有时候也会想,要能有黑色的衣服多好,那么帅气,耳朵上戴着酷酷的耳钉,一头利索的短发别在耳后,骑着机车消失在街道尽头,带起一地的灰尘。年少轻狂。低音耳机里响着爆炸式的摇滚乐,和夕阳下发黄的城镇一起,在我的世界里炸裂,风景逐渐模糊不清。这也就只能想想,毕竟我既没有属于自己的机车,也没有生活在旧伦敦一样的城市。我上学的每一天都是三点一线,做着一个好学生的模范,这种不羁的像不良少女一样的日子注定是与我无缘。于是它像旧胶卷一样在我的脑海里褪了色,逐渐被我忘却了。

十八世纪的伦敦是灰色的,长期的阴雨连绵,又是温带海洋性气候,不免让伦敦染上了落水的颜色。像乌镇四月的雨。但要我选择中性灰来代表自己又不免显得沉闷。我本身不是很喜欢这种细细的小雨,下的薄薄一层,不知道要不要撑伞。撑伞吧,路上都没什么人撑伞,不撑吧昨天才洗过的头。倒是喜欢这种暴风骤雨,电闪雷鸣,冲走了夏日的热气,带来了夜间的清爽。忽然想起言叶之庭里七月的雨,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你在此;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即使天无雨,我亦留此地。因为一个人爱上了雨季,却又因为一个人不再期盼雨的到来。可能雨都是比较悲伤的吧。雨水冲不走的是思念,带不来的是爱恋。

白色很好。家里装修墙壁用的是白色,书本印刷用的是白色。白色是一种包罗万象的颜色,什么东西不好上色都用白色作为打底,这样就能显现各种色彩了。这种和任何人都能相处的好的,反正不是我。世界上总有人喜欢你,总有人不喜欢你,我要为了这些喜欢我的人活下去,而不是想方设法的让这些不喜欢我的人喜欢我。初中以前我总是希望成为所以人都喜欢的人,后来我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开始接触了世界,已经不是一张白纸了,没办法再和所有人融为一色了。于是我开始做浩瀚宇宙中自己的一颗星球,努力的让它发着光。虽然微弱,但是总有人会爱上我的星球。然而我万万是不敢发白光的,白光里面藏着彩虹,我做不到。

世界上很多色彩,黄的绿的橙的紫的,要是用水粉混色的话,各种各样的色系多到我数不过来,有的甚至叫不出名字。我的颜色一定要是我认识的,大众的。所以我想到蓝色。

我的毛巾是蓝色的,我的水杯是蓝色的,连我的球鞋也是蓝色的。在所有女生开始喜欢粉红色的时候,我开始喜欢蓝色。蓝色的水晶球,按下开关的同时,里面的世界刮起了暴风雪。雪花飞舞,在一片蓝色的世界里,真是好看。小时候看着这种水晶球很动心,可是又舍不得花钱买,看看就满足了。也许正是印证了那句话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它还能活在我的记忆里这就够了。这种蓝色给我的印象,像天空像大海。琢磨不透,却又令人念念不忘。我喜欢这种神秘一般的感觉,就像别人都觉得你低到尘埃里去了,你却像金子一样发着光。

我的母亲当年自学成才,参加自学考试高等数学是县里的第一名。其他的一些读过书的叔叔阿姨都没有考过我母亲。那时候我刚出生,我母亲白天带我,晚上哄我睡了才开始看书,看书看到下半夜才睡。别人都觉得我妈妈考试只是说着玩的,毕竟她只有初中的文凭,连高中都没有读过。在别人惊讶到你什么时候学习的怎么考的分数这么高,我的母亲只是轻描淡写。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我的母亲在讲给我听她的过往时,我震撼的同时,也深深察觉到我的性子也是随了她。兴许我们都是水象星座的原因。虽然我不是很信星座一类的,但不得不说这种看似很玄学的东西有的时候也很神奇。水一般的波澜不惊,风平浪静。小的时候我觉得我的母亲的大海就是我的整个世界,现在我在她的那片海域扬帆起航,在她的注视下变得更加的沉稳与坚毅。

如果我有颜色,我要变成蓝色的,里面不停的冒着气泡,装满了思念,承载着希望。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