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ve

子博。
随便写写。

我和他们不一样

有的时候心情会很不受控制,但又说不出原因,就是浑身上下感觉不舒服,很烦躁的感觉,像是蓄积已久的汽车尾气被告知只有一个排气管时,堵得慌。烦躁的时候我才深深体会到自己的脆弱,不堪一击,与前人的差距有多大。明明这种时候更应该奋起直追,但是我内心的意识是很沮丧很抗拒的,甚至让我望而却步。这不是一个好兆头,路还是要自己走的,书还是要自己读。虽然听过不少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之类的话,但是我真的提不起劲没有精神。我深感无力,并且清楚的意识到我确实是个凡人,还比普通凡人差那么一截的吊车尾。也并没有说的那么差,只是在失落的时候很喜欢贬自己,因为不能贬别人所以只能贬贬自己排遣一下了。

写作还是要进行下去的,它已经融入我的生命中,成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我太久没提笔就会觉得人格好像缺失了一般。人有喜怒哀乐,我也不例外,在我情绪上来的时候,我就会开始写。

我修养还不够,境界也不够高深,没办法做到像季老先生在《神奇的丝瓜》一文里说的,“似乎心中有数,无言静观,它怡然泰然悠然坦然,仿佛含笑面对秋阳。”这般境界该是我瞻仰的,宠辱不惊,去留无意,若能做到这点,我想我也能算是人上人了。

现在呆在学校的时间并不算长,一个月不到,但莫名觉得被束了手脚,就像刚上场的战士没有发配补给弹药一样。现在没办法变成脱缰的野马驰骋在大草原上,可笑的是我连属于自己的那片草原都没有找到。有些事情我看淡了,不代表我不在意。有时也会小小的羡慕一下,想到喻文州说的“有时,真羡慕你们这些有手速的疯子。”是的,会羡慕一下。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没有学这个专业,或者是我没有读这个学校,事情会不会不一样。我和其他人别无二致,手挽着手一起吃饭,一起出门之类的云云。我知道就算再活一次,我也不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立人格,我没法压抑自己的天性,也不愿和平常人一样沦为泛泛之辈。就算是吊车尾,也要在人群中脱颖而出,喻文州做到了,我很敬佩他。虽然只是个小说里的角色,但他这个人是有血有肉的。我所要争取的只有自己的心,只有自己的心满意了,才称得上是无悔的选择。我的心底里还是不认同自己的,尽管别人眼里我已足够好,但我没法屈服于这个世界,因为我知道,我和他们不一样。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