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ve

子博。
随便写写。

热浪

我是在半夜被热醒的,醒来的时候被子早已被我踢到一边去了,风扇还在嗡嗡的转动。我不愿睁开眼,因为热。我顺着睡衣的下摆摸了把自己的腹部,湿漉漉的全是汗。手臂上黏腻的感觉好像有无数只虫子在沿着我的汗毛孔向上爬,脖子上也是,用脚趾头都可以想明白,身上全是汗。我想爬起来洗个冷水澡,但又不想动。这种天气仿佛是前几天过去的秋分还是玩笑话,夏天还没有过去,早上六点太阳就出来了,晚上六点太阳还没有完全落山,一天的日照时间长达十二个小时。我的宿舍在顶楼,想想都觉得受不了。这种天气一点也不像是秋老虎回天,早晚还是闷热的紧。


我真的很不喜欢这座城市,尽管它是我的老家。天气闷热,交通不发达,但来坐落于这个城市的这所学校也许就是冥冥注定,亦或是对我的惩罚。我认了,在这个问题上我输的心服口服。


转念一想,我是在这里出生的,从这里走出去的,又回到了这里,像是在我的生命中画了一个圈,兜兜转转之间又回到了原点。我想我是该好好考虑,不管是日后我的人生还是未来的日子。我回到了我最初开始的地方,从原点重新开始,好像什么都没有变,可是什么都变了。节同时异,物是人非。人生不过是一场戏,戏散了,便人走茶凉了。我岁数上来了,不再是原来的那个我。倒是退步了。小时候可以说是人生巅峰时期了,真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相较当下觉得成就还未超过那时,不过之前看过一个曲线图,描绘的是人生的波涛起伏,谁也不能定论你的人生的顶点会在哪里。


我小时候挺怕一些鬼鬼神神的东西,连孙悟空都害怕。现在早不怕了。说到孙悟空,他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中修炼了七七四十九天才炼得火眼金睛,现在在黑夜里这般酷热,哪里比的上在高温炉子里那么热,这样想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我还差的远呢。


我闭着眼忍住身上的热浪,想着在这个城市若是无止尽的热下去,达到熵的最大值,是不是不再有生命的存在。就像莎士比亚所说的,“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不过这种情况是不会存在的吧,除非宇宙毁灭的那天。


在睡意的侵蚀下,意识开始游离。然后,天亮了。

 

*热寂:宇宙毁灭的假说之一,指宇宙的熵达到最大值后其他的有效能量全部转化成热能,于是宇宙中再也没有可以维持运动或生命的能量存在。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