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ve

子博。
随便写写。

Seasons to choose

一个很奇怪的事情。我自己明明是最喜欢秋天,写作的时候往往想到的却是春天。可能是春天朝气蓬勃,有生机,但也不全然是这个原因。要论萧瑟,冬天更甚,没有绿叶,只有光秃秃的枝娅,树身上还刷了层白白的石灰,看起来冬天确实是被包裹起来的孩子,不能自由的出门去,他的小伙伴们都在冬眠。好在冬天有雪。各种形状的雪。雪就像是个精灵,能触动人麻木的神经。就算是霜,也是极其可爱的。小时候就喜欢冰,不管是窗户上的,还是冰箱里的,都喜欢玩弄。在屋外玩打湿了鞋子,脚都冻僵了仍不愿意回家。

我没有见过六角星形的雪,在梦里倒是梦见过。它有个好听的分类叫做六方晶系,听起来像是矿藏的宝石的名字。六角星形的雪铺天盖地的伴着麋鹿的脚步声来了,还有雪橇上叮叮当当的铃声。我很早就知道世界上没有圣诞老人,但却仍盼望着圣诞节。圣诞节来了,新的一年就要开始了。

秋天的意境很多,不知道是不是新学期刚开始来不及体验,还是秋天停留的时间实在是太短。秋天的沉鱼落雁,阔叶林和针叶林,凉爽的风,迁徙的候鸟,值得细细赏味的秋刀鱼,还有金灿灿的稻田,无边的芦苇荡,以及吹不散的桂花香。秋天有它自己的花,秋海棠,月季,木芙蓉,国庆期间还经常举办花展,可惜我没去过几次并无什么直观的体验。它的花并没有夏季和春季的花那么惊艳,所以我也就不太去关注花的品种,随之对秋季花的念想也就淡了许多。

我总是很少提到秋天。秋天给我的感觉更像是一种颓废的状态,每天都有数不尽的落叶在漫天飞舞。秋天是一位不速之客,闯入了我的世界,带走了仅存的热度,带来了无边的失恋。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