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ve

子博。
随便写写。

手脚冰凉

今天早上起来,发现小指节附近和脚底板上生了冻。倒不是像霜薄薄一层覆在上面,而是长进地里的萝卜节,已经是入根了。
我手脚向来是冰凉,晚上没有电热毯是睡不着觉的。热水袋,围巾手套是必需品,可是还是摆脱不了脾虚的寒性体质。
昨天热水器在维修水不热,可能是凉到了,抑或是更早那天出门玩没穿厚衣服的缘故,总之就是我生了冻。感冒倒是没有,我从来没有打过吊针,也极少感冒,睡几觉吃点暖和的东西就缓过来了。只是现在冰冷冷的天气,吃了东西都还是寒。对自己兴许太苟刻了,吃到最后饭都凉了,虽说起初也不是很热,仍会把它吃完。凉食也会吃,已经无所谓了,对这类物质已然没什么追求,吃一餐少一餐,困难的日子就少了一天了。在这里感觉一日比一日冷,被子都捂不热。电热毯睡前会关,热度就像电源的开关似的,啪的一声关掉之后,被子就不暖了。被子薄的像层纱,有盖厚被子仍然感觉不到保温的效果。我想起之前鲁迅先生常年只盖一层棉被,就是为了防止自己睡太久,时刻保持在清醒的状态。还有大冬天开着窗户写作的,在雪地里念书的,真的了不起。那个年代的作家创作条件都太艰苦,也太伟大了。

这几天出了点子太阳,伴随着的仍是刮不完的北风,温度丝毫没有要提高的样子。
冷。
虽然很喜欢冬天的糖葫芦串外边裹着的一层冰渣,酸甜酸甜的,但我还是忍不住盼望着春天。
春天来了的话,那夏天也就不远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