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ve

子博。
随便写写。

梦里梦外

昨夜在梦里和我爸大吵了一架。事实上现实中我也和他发生了点争执。
很难过,他今年五十岁了。
价值观不同,交流起来总是不超过五分钟的和平共处。
我是像我妈。
我妈总是试图改变我们之间关系,无果。简直就像他们两吵架我试图在中间劝解一模一样。
和文化人吵架很累,嘴巴一个字都不带脏,却能说的你无一是处。
我爸总喜欢批斗我,有的没有的,都被他指的干干净净。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严父出孝子这句话的影响。我爸没有打过我。什么时候都没有。
他很爱我,有什么好吃的总想带回来给我吃。从青岛带回来的咸鸭蛋,从西安贵宾室里带回来的水蜜桃饮料。还有从新疆带回来的杏,很可惜路上就坏掉了,他只得分给别人一起吃。成熟的杏娇贵的很,不能受一点压力,味道很好,内地是没有卖的,因为运不过来。去年有幸去南疆玩的时候吃到过。
他是多么的好,说到底我终究是他的孩子。元旦我写梦幻那篇的时候一想起夹竹桃,想到爸爸的花儿落了,就禁不住流泪。我也很爱他,但我们总是谈不到一块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