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ve

子博。
随便写写。

晶姐和芳姐

晶姐和芳姐年龄差不多大,嫁人之后就少到我家玩了。

 

晶姐家境殷实,父亲是政府官员,母亲是村委会负责人,从小衣食无忧。虽然家中还是有儿子为重的传统思想,但表哥不会读书,很早就没读书了,大学也没上,倒是表姐一路子读到了研究生。男朋友是大学同学,后来考去了南京。两人一直感情甚好,却是没和我们讲过。姐夫毕业后回来家乡到电信工作,很快就结婚了。姐夫家和晶姐家谈不上是门当户对,结婚的礼金也没出,但姐夫干事勤快,人又热情,深得大姨夫的喜欢,很快就把女儿许配给他了。姐夫叫家万,家万=家旺,两个人生活过的也算是小康了,房贷也是姨夫还,车子房子都有了,最近在备孕二胎,没什么压力,过的乐呵呵的。只是晶姐怀着孩子状态并不好,气色很差,好在姐夫体贴,但也盖不住面色的疲惫,全然没有了以前来我家的那种阳光灿烂。表姐以前皮肤好,完全不用化妆品,现在剩下的只有岁月在脸上的痕迹了,确实是做妈妈的人了。结婚结的早,还没满三十,就要是两个娃的母亲了。

 

芳姐没有晶姐幸运,只读到了中专。毕业后立刻去了用人单位上班,那个时候毕业出来直接是有人要的。芳姐工资不高,能拿到平均工资,出手又大方,去外面玩总是她买单,因此存的钱也不多。芳姐长得胖,一直因为这件事挺自卑的,以前有人介绍个人民教师给她,她总感觉自己配不上,连面都没有去见。后来随便嫁给了她的一个初中同学,家里条件也不好,减肥一直没有减下来,或许和她的基因有关系,她的弟弟妹妹身材也都超标。芳姐后来在别人怂恿下跳槽去了深圳,人太善良了,把自己搞药剂的秘方全部告诉了那个公司。那些个小年轻一个个忘恩负义,现在只想把芳姐一脚踢下来,觉得她是个包袱,利用完了就想扔。他们自己买豪车买别墅,芳姐却连房子也买不起,借钱也不够用。最初她看别人不容易,也是在她的手下做过的,也没有谈条件,过去时的工资也不高,现在却是撑死也加不起来了,只能耗在那里。毕竟她就算回来能做什么呢。芳姐在深圳怀上了孩子,她去过很多次医院因为不孕不育,怀上了自然要宝贝一点,又不能辞职,天天挺着个大肚子上班。

小东是她的丈夫,平时也就打打零工,工资还不如芳姐,于是便辞了职,在家当保姆。那时候也是不老实,有时会自己跑去外面玩很晚才回家,不知道在外面干些个什么。孩子是早产出生的,这个家庭还没有什么起色,孩子就被查出有先天性斜颈,治了两年多。还没完,现在又是腿软走不得路,故回来医院就诊。芳姐急的不得了,却也没有什么办法,目前是留院观察。这孩子从小就是奶奶在农村里带大的,也没怎么上心,断奶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小又是多病痛,感冒发烧消化不良都占了。芳姐自己身体也差,肥胖总是会带来很多的后遗症之类的。小东现在发福了,比以前沧桑了不少,和家万真的没法比,家万还是个小伙子,小东却是已经是叔叔了。

 

昨天芳姐第一次见家万,赞不绝口,满满的羡慕,这种无忧无虑的生活她已经好久没有过过了。芳姐压力大,来自各个方面的。她是家中的大姐,还有一个弟弟没有娶媳妇;工作上也处处受排挤,只能独自咽下这口气;她的孩子又还在医院里。芳姐受了不少的苦,却没有使她强大起来,越发的被生活压弯了腰,再也直不起来了。她日后的生活我不敢想象,只能过一天算一天了。

 

选择比努力更重要。芳姐没有晶姐嫁的好,更多时候是妥协和退让的多,亦不自信,酿成现在的结局,进退两难。晶姐在大学里教书,从研究生直接聘上的助教,过的舒舒服服,虽然也曾因工作烦恼,但都是些小荆棘,不至于大风大浪,这和家境也有点点关系,她爸爸的人脉还是可以帮的上忙的;而芳姐,日子就太苦了些。

 

晶姐和芳姐以前常一起聊天,现在机会就难得的多了,芳姐要为生活疲于奔命,晶姐要在家里教夫养子,彼此都没有时间了。她们的人生轨迹自此向着不同的方向运行,越来越远,远的我都要看不到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