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ve

子博。
随便写写。

见习日志

算上来今天应该算是第四次见习了。

第一次去的是神经内科,我们这组算是好的,前面一组因为老师忙在医院看了一上午书,但内容其实也就只有询问病史。老师查完了房就不再管我们让我们自己问去,其实是很无聊的。后来有个实习生带了下我们,看了下脑内CT病变的图纸,没能回答上来哪个部位有病变,虽然没有系统学到这块,但其实动动脑筋也应该是能回答上来的。大脑两侧是对称的,而不对称,多出来的那个部位即为病变所在地,并且会随着断层解剖结构深入所看到的部分而减小。实习生带我们看了下babiskin征阳性以及神经椎体束受损病人,其中有位病人前几天入院的,我印象特别深刻,因为手上突然没力,平衡有点失调前来就诊。这个大叔精神倒是非常的好,很是健气,长年爱喝酒,他家属还没有来,他哥们已经到了,帮他拿水买东西来。他的好兄弟和他平时一起拼酒,不醉不休,就是好酒。若不是知道他是病人,看过对手指反应不是很准确,我真没有将他当病人来看待。真的太乐观了!和医院低沉的气氛相反,大叔也四五十了,给我一种十分有活力的感觉,这在病人身上是很难得的。

心态在患者身上很重要,大家都知道,但真正乐观的寥寥无几。世界还是太残酷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只有足够强大才能活下来。而强大的内心就是这样一个坚定的后盾,合并着信仰与意志。那位大叔一定是坚信他还能再度和好友一同喝酒撸串,还能继续和家人一起生活才可以如此健朗。我不知道他现在的情况如何,也不知道他的名字,甚至连房号也忘的差不多了,但我相信疾病一定不会将他打败的,没有人能够打败你,除了你自己。* 

 

第二次去了呼吸内科,依旧是询问病史,并无新奇之处。第三次学校要求要重视,于是上学期的最后一次才开始有模有样起来。分配去的是急诊科,老师是个很可爱的大夫,下面带了两个实习生。他一看见我们就说立马要来张合影,纪念一下,好像我们是他阔别多年的老朋友了。这位老师说话风趣,他说好大家一起来看一下我们的洗衣机,等下你们和我推销一下。结果推出来的是个老式的洗胃镜。虽然是个大叔却会在口头使用网络流行语,让我很吃惊了,可见私底下斗图什么的是少不了了,心态着实是很年轻。

急诊上上下下的人,期间帮忙转了一下床,陪同的是一位护士,从中医院毕业的刚来急诊没多久。换床的时候我深深觉得我们确实需要男护士,这种体力活女生干着确实吃力了些,需要家属帮忙,若是真的紧急的病人,换床得要耽误多少时间,家属终究没有受过专业培训的护士手脚麻利,争分夺秒的时候护士还是承担体力活的主要人员。推车的途中要注意上下坡都是要病人脚朝下,避免意外情况不至于受伤,还有的就是推车的大小轮子,要大轮子受力。回到急诊看到之前因为胃溃疡和胰腺炎还有轻微肾结石的病人已经转床了,开始我是怀疑的是急性腹膜炎,有腹部刺激症有压痛,但其实有很多种可能要一一排查,像是胃、十二指肠、胰腺的疾病都可能出现中上腹部的疼痛,不应该仅仅局限在腹膜的炎症。实习生学姐懂得比我们要多,我深深感到医学博大精深还有很多要去学的。后来进了一个小宝宝,呕吐发热,还那么小,看着真是于心不忍;没过多久又来了个头部流血的病人,躺在床上伤口触目惊心。听说以前有个头皮整个撕裂的病人,直接来急诊做的手术,把大腿上的皮拿过来移植。这里急诊部是独立在外的科室,地方也不大,有够忙活的。

 

这次是直接去的肿瘤医院的内科,不像以前一直去的都是一附院。带我们的老师说太详细的病你们也没学,所以这次还是带着查房,问病史,简单的看了下淋巴结的触诊,耳前耳后枕后下颌颏下五个地方按顺序的触摸,还有颈前、颈后三角,锁骨上窝,腋窝腋下的触诊带过的提了一下。查房的病人大多数是有肿瘤的,有膀胱结石的女患者还有因为化疗掉光了头发的女患者,躺在床上,不能自主活动,也做不了什么事,至少与外界算是分开了,这个话题有够沉重的,所以我们一直倡导人文关怀也就是这么回事吧。在该楼层逛了一圈免不了的还是大部分时间在自习,老师也不管,说科室忙自己看书。

十一点的时候下了点雨,我一个人撑着伞,走到校车处。我向来是单枪匹马,但一个人也无所谓,已经习惯了,一个人也可以蕴含着无穷的力量,一骑当千。

 

*海明威格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