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ve

子博。
随便写写。

不够好

本来我还没有意识到,只是觉得这种说法令人不太舒服,直到今天考核缝线的时候才潘然醒悟,内心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虽然这并不疼痛,但却令我感到悲伤,就像被泡在充满盐水的屋子里一样。

事情冲突始于一句话,我问我以前的一个室友,她和我都是单号考察。我因为内心并不是很确定缝线的方法就多问了一句,她回答我的时候我明显感到她不耐烦了,她那时也没和别人讲话也没在玩手机,所以这姑且不能称之为打扰。若是打扰,算我有意冒犯,是我的不是。可我就轻轻问了下她,她就很不爽的语调,让我感到她并不想被我问。原来的寝室里,我们俩是最好的,中间没有吵架,算是性格不同,就慢慢疏远了。但我没想到她会这样。也许她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但我被这么一说,瞬间感觉自己悲悯起来。外科缝合的方法我竟然沦落到需要左问右问来获取答案的地步了!我知道自己不够好,也没有朋友。我只是不喜欢和人群走的太近而已。

昨天和爸妈通话,爸爸要回新疆了。爸爸和我说,你要拿到优秀才对啊。他说你看香港的医学生,门门课都是前几名才能报考医学院,我当时就不服气,他们那教育和我们这能一样吗,给分机制就不一样,这话是我不经大脑说的,那时我还没有意识到,只是觉得这种说法令人不太舒服,下意识去否定这种说法,但他说的没错。是我不够优秀。

我从小可能是别人家的孩子,父母从来没有把我和别人横向对比过,但高考失利,也是我自己的原因,那时候是真的不想读书,不喜欢学校,只想逃避,以致于差点抑郁。好在学了自己喜欢的专业,如愿以偿的读了医,大学门牌自然是不好听,他们也没说过什么。但回想起爸爸和我说的优秀两个字,我觉得离我实在是太远了,我的心瞬间凉了一截,也听不到头顶上风扇嗡嗡转动的声音了。

我真的不够好,也不够优秀。我应该早就知道的,直面写出来却还是第一次。人总会对自己所犯下的错误无动于衷,很容易就忘记,所谓中国俗语里的好了伤疤忘了痛。人们一般总是觉得目前的处境会持久,事情会像过去一样在未来继续,我们的脑海里似乎只有那么一点思想,不能容纳别的什么。[1]这是很致命的。就像给人注射了一剂麻醉药,让人毫无知觉的浪费着自己的青春直到最后,不,应该说是在香薰的甜美味道下迷失自我更合适,他活着,并且并不感到麻木与疼痛。

我想我不够好,但我迟早会变得足够好的。

至少我迈出了第一步,认识错误是拯救自己的第一步。[2]

[1]取自叔本华《一个悲观主义者的积极思考》

[2]取自伊壁鸠鲁格言

评论